就算摔跤,也要抓回一把沙

就算摔跤,也要抓回一把沙

從小,朱經武的母親就告訴他一句話:“就算是摔跤,也要抓回一把沙。”在他心中,任何事都有所得,就算是失敗,也要從失敗中求取經驗,切莫浪費。母親的失敗哲學,養成他從失敗中看機會的樂觀心態,在科學研究的過程中,他說自己“失敗的經驗比成功的經驗還多”,但就算失敗,也會“抓回一把沙”。令他留名青史的“高溫超導體”研究成果,就是建築在失敗之上的。

1986年,當他與研究團隊埋首提高超導溫度時,瑞士科學家卻早先一步,將超導溫度由攝氏零下273度,提高到零下238度。研究結果公佈時,他們非常失望、沮喪,但是,他馬上回過神來,告訴自己:重複他的結果,然後做得更好。

先前,朱經武研究小組已經發現有些不純(排列不整齊的晶體)材料有高溫超導現象,當瑞士人搶先一步後,朱經武決定做出純的材料,也就是整齊排列的晶體(單晶)。做單晶必須用白金坩鍋,一個白金坩鍋要價近一萬美元,非常昂貴,朱經武有三個。然而,1986年12月,一天早上,他開啟實驗室大門,驚見兩個白金坩鍋因化學變化竟成灰燼!

二十年後,他仍忘不掉那天早上的錯愕,“我還記得很清楚,門打開,兩堆灰。”

這兩堆灰,成為日後成功的踏腳石。

只剩一個白金坩鍋,等於培育單晶的可能性大幅降低,但卻開啟他不走傳統路線的勇氣。傳統方法是做出純的單晶樣品,接著研究裡面的物理現象,再推論下一步怎麼走。但這兩堆灰卻促成一個關鍵的決定:改變傳統的研究方法。他回頭正視那些不純材料出現的超導訊號,嘗試是否有機會。

同年十二月底,他將溫度提升至攝氏零下223度。1986年的最後一天,《紐約時報》以頭條搶先報導:“兩大團隊(休士頓大學朱經武研究團隊與貝爾實驗室)在電導率領域有重大突破!”

接著,1987年3月,他寫下物理史上的新頁:成功將超導體溫度提升至攝氏零下183度。當晚,他興奮得睡不著覺,仿佛重回童年時成功組裝收音機、那種說不出的快樂。3月18日這天被稱為“物理學的烏茲塔克”(Woodstock of physics;Woodstock是美國著名搖滾音樂節),他在紐約希爾頓飯店召開的物理年會發表研究結果,轟動全世界。

2001年,他成為香港科技大學第二任校長。在他的努力下,這所只有10年辦學歷史、400名教職工的大學一舉躋身于國際優秀學府之列。2004年,香港科技大學工學院進入全球工科排名前25位;2006年,《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特刊》全球200最佳大學排名中,香港科技大學列第58位;英國《金融時報》EMBA排行榜,香港科技大學排名全球第二。

勇於嘗試,不懼失敗。就算摔跤,也要抓回一把沙。

來源:《商業週刊》

列印本文 列印本文
 
網站地圖 | 隱私權政策 奔脈管理有限公司 © 2018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