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頭裡誕生的諾貝爾獎

鉛筆頭裡誕生的諾貝爾獎

馬裡奧•卡佩基30歲的時候進入美國猶他大學當教師。很快,卡佩基就成為大學校園裡師生們議論的焦點。

大家如此關注一個新來的教師,是因為這個年輕人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習慣,他的手裡隨時握著一支短短的鉛筆,不管走到哪兒,人們都會看到他拿著鉛筆在紙上寫寫畫畫的。聚餐時是這樣,開會時是這樣,甚至有人看到在衛生間裡他也沒停下來……時間一長,臥室、辦公室、圖書室到處都留下了他的塗鴉之作。卡佩基如此怪異的行為,很長一段時間裡受到全校師生的嘲笑。還有的學生家長擔心他的精神有問題,紛紛到校長那兒告狀,要求將自己的孩子從卡佩基的班上轉走。不管人們如何看待自己,卡佩基仍未停下手中那支寫寫畫畫的鉛筆頭。

10年後,人們終於弄明白了卡佩基到底用鉛筆頭在幹些什麼。原來,他在進行一個重要課題的研究。但是當卡佩基將課題申請報告提交學校課題委員會後,卻遭到了教授們的一片哄堂大笑。學校課題委員會主任、一位很知名的學者當著卡佩基的面說:“我承認你對學術研究的執著精神,但我不得不告訴你,你的這些研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價值!”

人們以為,被判“死刑”的卡佩基一定會就此罷手了吧。但是,第二天在校園裡,他還是拿著一支短短的鉛筆頭,還是在紙上寫寫畫畫的。

就在卡佩基50歲那年,他將自己的研究成果遞交到全美最有權威的學術評審機構———美國國立研究院。研究院對他的研究成果很重視,委派了一個由五名權威學者組成的專家團來猶他大學實地調查。這一次,人們還是沒有幫助這位用鉛筆頭寫寫畫畫了20年的教師,有些被調查者反而在專家團面前說卡佩基是個瘋子,精神失常。如此一來,專家們陡然喪失了原來的熱情。卡佩基20年的心血,再一次被打入“冷宮”。

面對這一次更為沉重的打擊,卡佩基還是和上次一樣,沒有絲毫氣餒,繼續著自己的寫寫畫畫。或許只有他自己心裡最清楚,經過20年來的潛心研究,課題研究已經取得了初步成功,這些成果終會被世人承認的。於是,在得不到任何科研經費贊助的情況之下,卡佩基自己籌措資金,對研究成果進行了進一步完善。

54歲那年,卡佩基再次向美國國立研究院遞交了已經成型的科研報告。卡佩基這種執著的精神深深地感動了國立研究院的專家們。當這些學術權威們坐下來認真論證卡佩基的研究成果時,他們驚喜地發現,這個24年來一直醉心於寫寫畫畫的大學教師,竟然解決了生理學上一個多年無法攻克的難題。

2007年10月8日,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宣佈,將2007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美國人馬裡奧•卡佩基,獲獎原因是他40年來的研究為人類尋找治療癌症的方法作出了傑出的貢獻。雖然功成名就,但人們發現,這位年屆七旬的古稀老人,每天手裡仍拿著一支短短的鉛筆頭,在不停地寫寫畫畫,他也因此被人們稱為“鉛筆頭裡誕生的諾貝爾獎獲得者。”

“一開始我就知道,我一定能獲得成功,所以後面要做的,就是堅持。”這是卡佩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當很多人都津津樂道於卡佩基從瑞典國王手中領取諾貝爾獎時的輝煌時,只有卡佩基心裡最清楚,40年來,他到底用掉了多少鉛筆頭。

來源:讀覽天下

列印本文 列印本文
 
網站地圖 | 隱私權政策 奔脈管理有限公司 © 2018 版權所有